当前位置: 主页 > 笑话段子 > 正文

特朗普前律师认罪 前竞选经理获罪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3 09:24

原标题:特朗普前律师认罪 前竞选经理获罪

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

特朗普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

前律师承认支付两笔“封口费”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亨21日在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就违反竞选资金法规等8项指控向检方认罪。

科亨在法庭答辩时承认受“一名联邦公职竞选人”指派,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竞选期间向两名女性支付“封口费”,以影响选情。他的律师发表声明,直指特朗普为那名竞选人。

认罪

科亨称参与“封口费”旨在影响选举

科亨现年51岁,当天他在法庭上承认违反竞选资金法规、逃税和银行诈骗等8项罪名,缴纳50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联邦法官威廉·波利定于今年12月12日作出判决,科亨恐面临四五年监禁。

法新社描述,科亨在法庭上看似垂头丧气,声音不时颤抖;美联社注意到,庭审结束后,科亨望向窗外,有擦去眼泪动作。

科亨在法庭上说,其中一笔“封口费”应“一名联邦公职竞选人”指示支付,另一笔应这名竞选人指示、经他与竞选人协调完成。“我参与这一行为,旨在影响选举。”按美联社的说法,科亨所述两笔“封口费”中的一笔13万美元付给了艳星丹尼尔斯,另一笔15万美元给了《花花公子》杂志模特卡伦·麦克杜格尔。两人均称与特朗普有染,遭特朗普否认。

路透社报道,科亨律师兰尼·戴维斯在庭审后发表声明,点破特朗普的身份,认为特朗普下令科亨支付“封口费”的首要目的是“影响选举”。

不过,美联社报道,纽约检方发布的控方文件、新闻消息稿和庭外评论都没有指名道姓,只说科亨与“一名联邦公职竞选人或其竞选团队协作影响选举”。

撇清

特朗普为选举造势未提及科亨

美国联邦副检察官罗伯特·胡扎米说,科亨还于2012年至2016年瞒报逾400万美元收入;向一家金融机构隐瞒逾1400万美元债务,以骗取50万美元住房贷款,用其中一部分“封口”艳星丹尼尔斯;多次用假发票谎称2017年的律师服务费,通过特朗普名下企业要回“封口费”,但实际上他去年未向特朗普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科亨曾长期担任特朗普私人律师,在特朗普集团深受信赖;他在特朗普大厦的办公室紧邻特朗普本人的一间。他曾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筹得数以百万美元计资金。

然而,美国联邦调查局今年4月突击搜查科亨在纽约的办公室、住所和酒店房间后,他与特朗普渐行渐远。特朗普随后改组律师团队,聘请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出任私人律师。特朗普21日晚在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为国会中期选举造势,其间未直接提及科亨以及同样官司缠身的前竞选团队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朱利安尼在科亨认罪后发声,说科亨显现长期“说谎、不诚实”习惯,而检方对科亨的指控不包含对特朗普有过失的指认。他告诉路透社:“我认为总统绝对没有危险。科亨这事已翻篇。”

影响

明显对特朗普不利?

法新社推断,科亨认罪对白宫影响最大。按照美国司法惯例,总统无法接受司法审理,但科亨的指认如果属实,会激发弹劾特朗普的诉求。

曾在美国司法部分管公共诚信的前检察官丹尼尔·佩塔拉斯告诉美联社,特朗普是否违法要看他“是否试图影响选举,他是否知道(“封口费”)并下令支付,以及他是否知道这不合适”。

曾任独立副检察官的索尔·维森贝格说,需要了解科亨认罪交易的更多细节,但“明显对特朗普不妙”。

科亨面临的司法审理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主导的“通俄”调查没有直接关联,但正是“通俄”调查牵出科亨支付“封口费”一事。米勒团队随后将案件交给纽约联邦检方调查。

美联社评述,科亨认罪对米勒有利。曾任联邦检察官的法学教授劳丽·利文森认为,科亨认罪打破了所谓“通俄”调查是“政治迫害”的说法。

马纳福特获罪前特朗普“甩锅”

美国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德里亚市一家联邦法院21日结束审理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所涉金融犯罪案。陪审团裁定,马纳福特所受18项指控中,逃税、欺骗银行等8项罪名成立。

这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主持“通俄”调查一年多来的首次庭审。尽管检方指控针对马纳福特加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前的作为、没有直接关联“通俄”调查核心,一些分析师认为,马纳福特被认定有罪是米勒特检组的胜利。

面无表情

法官向陪审团致谢时马纳福特目光呆滞

马纳福特21日穿深色西服、系浅蓝色领结出庭。他双手交叉放在身体前站立,一动不动,听主持庭审的联邦地区法官托马斯·塞尔比·埃利斯三世宣读陪审团裁定结果。

由12名陪审员组成的陪审团审议4天后作出裁定,马纳福特所受5项逃税、两项欺骗银行和一项拒绝公开海外银行账户的指控成立。按照美联社的说法,当埃利斯三世读到马纳福特受到的第一项指控成立时,他面无表情。

法官向陪审团致谢时,马纳福特目光呆滞,一直望着辩护席。

陪审团没有能就检方提出的另外10项指控达成一致。埃利斯三世宣布这10项指控无效,检方可在8月29日以前决定是否再度提出指控。马纳福特的律师凯文·唐宁随后告诉记者,马纳福特对陪审团裁决“失望”,正在权衡如何处置。

米勒领导的特检组7月31日提出18项指控,认定马纳福特逃避他为乌克兰政党充任政治顾问所获报酬应缴纳的1600万美元税款、欺骗银行获得2000万美元贷款、利用多个海外银行账户藏匿巨额资金。

马纳福特定于9月17日在首都华盛顿所属哥伦比亚特区接受另一场法庭审理,涉及洗钱、不申报外国“代理人”身份等指控。

撇清关系

特朗普称案件与自己无关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21日晚试图撇清与马纳福特的关系,说案件与自己无关。

“保罗·马纳福特是好人……这与我无关,但我一直觉得,你知道,发生这件事(陪审团裁定8项罪名指控成立)让人伤心,”特朗普说,“这与串通俄罗斯方面没有关系。案件最开始被认为涉嫌串通俄罗斯,这绝对与‘通俄’无关。这是政治迫害,让人蒙受耻辱。”

特朗普先前多次发声,强调针对马纳福特的指控与“通俄”调查无关,否认自己的竞选团队曾与俄罗斯方面“串谋”并指认特检组的调查是“政治迫害”。

乘胜追击

一些分析师认为“通俄”调查应继续

米勒特检组当天没有对裁定作出回应。一些分析师认为,马纳福特获罪是米勒的胜利,“通俄”调查应继续。

“(陪审团裁定)18项指控中有8项成立,对米勒来说是‘重大胜利’,”迈阿密市前联邦检察官戴维·温斯坦说,“(法官判定)其余10项指控无效,对辩方来说是‘微弱的胜利’。”

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籍成员马克·沃纳认为,马纳福特获罪反驳了特朗普所谓“通俄”调查是政治迫害的言论。他警告,特朗普利用总统权力赦免马纳福特或干预“通俄”调查的任何举动将是“明显滥用权力、需要国会立即介入”。

共和党籍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似乎在一份声明中提醒特朗普不要干预特检组调查,“重要的是让调查在不受干扰情况下继续。”

特朗普本月1日在社交媒体催促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立即”终止“通俄”调查。

本组文/综合新华社 供图/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黄悦佳(EN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