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教育需要保守主义,而非“春药思维”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3 09:24

原标题:教育需要保守主义,而非“春药思维”

作者:谢云

“教育需要保守主义”,这话并非我的原创,而是西班牙哲学家费尔南多?萨瓦特尔的主张。在《教育的价值》一书里,他说:“教育任务具有保守主义的一面。” 萨瓦特尔认为,教育“首先是传输一些东西,而它传输的也只可能是它认为值得保存的”。

我一直觉得,教育就是人类文明薪火的代代递交。所谓的“文明薪火”,其实就是那些旧有的传统、恒在的经典;而无论传统还是经典,必然是萨瓦特尔所说的“值得保存的”——在书中,他还引用汉娜·阿伦特的观点:“存在意义上的保守主义,也是教育的本质所在,它看上去总像是一种包围和保护什么东西的任务。”

即是说,教育的本质属性,就是保守主义。

这样的意思,在张楚廷教授的《教育哲学》中,有更为明确的表述:“教育的保守性是人性在教育上的体现,人性是教育良心的来源,亦是其保守性的来源。”张教授指出:“对于‘人本是怎样’的探讨,使我们更加确信,教育保守性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正是使人的本源不致丧失,教育所保守的是人的本性,也因此成为教育的天性。另一方面教育保守的是人类已创造的文明成果……”

就概念而言,保守主义既属于哲学范畴,也被广泛应用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宗教等方面。在西方,保守主义最早产生于英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那些反对激烈变革、反对革命的人,被称为保守主义。其代表人物,则是被称为“保守主义之父”的埃德蒙·伯克。

基于“启蒙运动”可能带来无法收拾的动乱的担忧,埃德蒙·伯克主张保持传统的价值。他认为,传统更能作为立身处世的依据。任何既有的价值观或传统,都是经历了过去的时光考验才流传下来的,因此应该被尊重。即使是变革,他认为,也必须是通过有系统、有条理的改变,而非突然爆发的革命。

萨瓦特尔的主张,无疑受此影响。他说:“教育代代相传,是因为它想要持续存在下去;它想要持续下去,是因为它极为看重某些特定的知识、特定的行为、特定的能力和特定的理念。”萨瓦特尔所说的“特定的”,无论知识还是行为,无论能力还是理念,其实,都既是教育的内容所在,也是教育的方向所依——“人类文明薪火的代代递交”,首先必然是对人类文明的继承和传递,然后才是发扬和壮大。

即是说,对教育而言,继承和传递是必然的前提——保守,是教育的重要特征。

然而,在中国的政治语境里,用陈丹青的说法,保守,其实是一个“被说坏掉的词”。很多时候,一涉及到保守,我们都觉得与落后、守旧、不求上进,不思改变有关,就像《现代汉语词典》对这个词语的解释:“维持原状,不求改进,或跟不上形势”。在某些时候,一旦被指斥为保守,或保守主义,往往意味着被批评,被批斗,甚至被放逐。

或许正因如此,我们今天的教育,似乎总在不断地创造和变革,不断地推陈出新。很多教育行政官员,当然也包括很多教育专家学者,仿佛集体服了“伟哥”一样,显得特别的亢奋,躁动,动不动就出台一个新政策,动不动就弄出一种新花样。

这样的思维,我称之为“春药思维”——他们就像服了春药一样,精虫上脑,浑身发热,特别爱折腾,也特别能折腾。而且,他们总是动不动就“上下联动”,动不动就“多管齐下”,动不动就“不断挺进”,动不动就“持续深入”,动不动就“掀起高潮”,甚至,“不断掀起高潮”。

比如说职称评定。从以前的中小学分开,到现在的中小学拉通,包括正高级教师的“新鲜出炉”,人力财力花了不少,却始终费力不讨好。因为评审条件不科学,评审过程不透明,评审结果不合理,评上的,很难获得尊重,评不上的,则不免怨声载道。每年一次的职称评定,都在刺痛着一线教师的心。

又比如说绩效工资。制度设计的本意,是要提高教师收入,增强教师工作积极性。实际的效果却让人觉得,绩效工资就像一场“二桃杀三士”的阴谋,就是要“挑动教师斗教师”。十年来,原本的“大锅饭”状况,不仅没能得到有效改变,反倒是实际执行过程中的“奖懒罚勤”,让教师们心态更不平衡,情绪大受影响。

再比如说,各种各样的检查和评估。教育本应“千教万教,教人求真”的,但层出不穷的检查、评估,却逼迫学校、教师、学生甚至家长,共同作假。谁都知道,知识不是教育的全部,考试更非教育的全部,但现在,无论考核还是评估,都非常看重分数和成绩,使得教育始终沦陷在“素质教育就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的尴尬境遇里。

包括目前正在轰轰烈烈开展的“县管校聘”,我以为,也是如此。忽视城乡二元结构的历史体制,忽视城镇化发展的现实状况,忽视教育所面临的根本问题,单纯把教育当做管理,以财政和人事管理学校,以职称和评价管理教师,妄想通过简单的“行政手段”,通过盲目的“县管校聘”,就彻底改变教育面貌,无异于痴人说梦,异想天开。类似的“看上去很美”的东西,在教育上还有不少。而其中很多举措,都是“假改革创新之名”,甚至直接标榜改革、创新的,而且,每次都轰轰烈烈出台,大张旗鼓展开,仿佛剂剂都是良药,结果剂剂都成春药,一时的亢奋后,胡乱的折腾后,不仅不能解决旧的问题,反倒增加很多新的问题,让教育这个庞大巨人的体质,越来越虚,越来越弱。

说实话,教育发展到今天,真的就像体弱的病人,需要的是温中补内,而不是牛黄巴豆,更不是伟哥之类的春药——倘若教师的地位,不能得到有效保障,教师的待遇,不能得到有效改变,教师的幸福指数,不能得到有效提升,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针对教师群体的“存量改革”,都可能是对有病教育的粗暴折腾,教师心态变化后,教育生态必然恶化。

这样的改革,绝不可能成为教育的良药,而只会成为教育的春药,最终成为教育的毒药。其实,“保守”用作形容词,是指“守旧、不求改进”,用作动词,则是指“保卫、守护”——当我说“教育需要保守主义”,首先是指教育本身的“保守”属性,同时也是指,“保卫和守护”,或者说“保持和坚守”教育的本质属性,使之不被丢失和遗弃。事实上,即便作为政治哲学概念,“保守”也只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针对进步的。保守主义者并不反对变革,只是反对盲目激进的变革,而宁愿采取相对稳妥的方式。中国的教育,事关千家万户,涉及千秋万代。面对这样宏大的事业,这样庞大的体量,任何刻意创新的想法,任何急躁冒进的作法,都可能成为“公害”一样的东西,对这个国家和民族,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正如我曾经说过的:对教育而言,乱作为比不作为更可怕。其实我们都知道,教育在“变”的同时,始终有其“不变”的一面。教育者——无论行政官员,还是专家学者——都有必要保卫和守护教育本身的“特质”和“元素”,始终遵循教育的本质规律,尤其是在涉及到教育的改革和创新时,更应当谨慎和审慎,努力做到适度、适宜,不急躁冒进,不恣意妄为。

只有这样,才能让教育杜绝“春药思维”,走上理性发展的路径。(来源:刀说话)

大学生乐读——读书读人读世界!中国大学生读书情感生活第一自媒体!没有无聊的鸡汤,直面当代大学生读书情感生活的困惑。如果你有困惑,请关注大学生乐读。大学生乐读与您一起成长,从心灵到身体。更多内容微信搜索大学生乐读即可关注!

不会教孩子,就看新父母——新父母在线为阅读量1.5亿+的搜狐自媒体人孤烟直创办,全国最有影响力的亲子教育公众号!新父母在线每天都会带给你最有用的亲子教育干货!投稿、合作请加微信d15391559533。微信搜索新父母在线即可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