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两性健康 > 正文

阿里合伙人:从18到36的故事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9-18 02:05

原标题:阿里合伙人:从18到36的故事

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牛油果

盘点“阿里良将”是个复杂的事,人多部门多,且期间有人从媒体消失,又有新面孔出来。阿里快20周年了,到底经历多少人事浮沉,现任领导班子如何形成,外人难道尽。当然所有“良将”背后,都有一条法则贯穿:马云的用人之道。

阿里刚成的时候,媒体还很喜欢盘点“十八罗汉”都去了哪里,谁还在,谁不知所踪,也会顺带把他们的身价计算一番。现在这事儿没人来更新了,因为“十八罗汉”在阿里位置几成定局。而阿里高管层,也早已被新鲜血液覆盖。

20年前的十八罗汉,名气大权位高的是蔡崇信和彭蕾,蔡崇信的故事流传最广,身为Investor Asia副总裁的他说要加入阿里时,马云差点掉进西湖。彭蕾最早的身份是“随军家属”,因为丈夫孙彤宇决意跟随马云,才辞了工作加入这个位于湖畔花园的奇怪组织。半年前彭蕾一则言论火爆网络,“无论马云的决定是什么,我的任务都只有一个,帮助这个决定成为最正确的决定。”但之后彭蕾又在微博含蓄表达了对网民随意帮她熬鸡汤的不满。

在几年前于阿里内网发布的,包含这句鸡汤的回应帖中,彭蕾也第一次道尽当年一些事,自己如何加入阿里的,和孙彤宇如何离婚又复婚。当然,身为阿里2号员工,曾那么执着追随马云去京,孙彤宇的离开依旧是谜。

大众所知蔡崇信最卓越的贡献是帮阿里找钱。1999年10月,阿里第一次融资500万美金,资方是高盛,Investor AB等。一家在民房创业的小公司怎么会拿到高盛和新加坡资方的钱?答案是Joe蔡在融资过程中,偶遇当年高盛老同事,才最终搭上线,而新加坡那家AB,是Joe 蔡的老东家。

蔡崇信为什么要加入阿里,多年后他接受《福布斯》采访时作过完整回答。这一答案也和此后众多加入阿里的高管的回答相似。

2号人物蔡崇信,比马云更神秘,不说,不讲,不露面,不在杭州办公。但阿里遇到钱上面的大问题,都归他管。这种局面直到2007年左右才被打破。

“十八罗汉”中也是阿里现任合伙人的另外还有,戴珊,蒋芳,吴泳铭。

广东人陆兆禧晚来几个月,工号就排到129号了。这位在广东主管B2B销售的高管后被调到北京总部,开始接触集团事务。他善于打仗,精通营销,是阿里成长期最需要的那种人才,外界对他的评论是“沉默”、“低调”。《福布斯》似乎很好奇蔡崇信和陆兆禧之间的故事,问了许多八卦问题,如“陆兆禧是如何加入阿里高级管理层的”、“你是否曾与陆一起工作过”之类。蔡崇信对陆的评价是“实干”。

陆兆禧

“空降兵” 为上市而来

2007年左右,位于杭州的阿里总部多了许多新面孔。这些要么来自“四大”会计事务所,要么精通企业发展的战略问题,要么30岁就成为500强最年轻CEO的“新人们”,构成阿里高管层的新格局。

将在7年后接替蔡崇信工作的是一位看起来很稳重的女士,她2007年中加入阿里即任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这完全因为她的专业背景:在毕马威工作达14年之久。阿里官方用一句话形容了她到来后的突出贡献:领导了公司财务体系的建设,并帮助公司当年成功在香港上市。

阿里有两位女性领导最为知名,除彭蕾外就是财务出身的武卫,在福布斯周刊2015年发布的亚洲商界权势榜中,她位列8位大陆女高管其中之一。

那两年和她一起空降阿里的外来人士还有,卫哲、曾鸣、王坚、井贤栋、张勇等。他们集中到来于2006年到2008年之间,这也意味着就是这几年,阿里内部正发生重要而深刻的变化。

“卫哲是目前很罕见的专业人才,既有很棒的传统管理经验,同时又具备互联网精神。”马云这样评价这位32岁就当上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他来阿里前的身份是百安居中国总裁,那时他已经干了四年了。

卫哲的履历很好地阐释了“罕见”二字,才30来岁的他,已先后在万国证券、国际证券、普华永道、翠丰集团等工作过,这验证了他注定是个不安分的人,一直在寻找更大舞台。2006年11月卫哲正式加盟阿里,担任阿里巴巴公司总裁和集团执行副总裁,是阿里当年最受瞩目的明星,外界关注的焦点。

明星陨落于2011。媒体用了“马云挥泪斩卫哲”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他的离职。离开的公开原因是,B2B平台出现1107名供应商涉嫌诈骗,这违背阿里价值观,卫哲引咎辞职,史称“卫哲事件”。

2008年加入的王坚博士一直被媒体形容为阿里内部的“悲情人物”,他是阿里铁军中略显理想主义的存在,加入阿里的任务是做阿里云。王坚博士到底会不会写代码,成了他到来最初几年公司内外议论的话题,大家对此持疑问,很大原因是博士是心理学专业出身,之前也一直研究心理学。

转行科技领域之后,王坚博士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有人说当时的阿里需要这样的厉害人物,或者头衔。

不管如何,王坚博士带领一众伙伴加入了阿里,开始做BAT谁都没做过的云业务。李彦宏说这是新瓶装旧酒,马化腾说得做一千年,马云的做法看起来是啥都别想开始干。

阿里云会搞成怎么样是个复杂话题,但这是阿里的102年大计。马云相信技术。

王坚

王坚博士做云8年后,摩根士丹利发布公告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业务“阿里云”正快速崛起,估值高达390亿美金,并预测阿里云将在未来三年保持高速营收增幅。不知曾在年会因孤独而大哭的王坚博士在逐渐看到希望之时,内心又是怎样的感受。

在阿里云计划实施过程中,一位叫“曾鸣”的高管表现出最浓厚的兴趣,据阿里云第一任技术总监林晨曦记载,阿里软件合并那一天,这位曾鸣教授就曾坐高铁从杭州到北京查看,担心大家心思浮躁要离职,而到了一看所有人还是进进出出忙个不停,他连坐的地方都没有,这才又离开北京。

曾鸣被称为阿里“军师”,于2006年加入,之前一直在长江商学院。请来一位长江商学院教授寓意何在?答案是研究企业发展战略,及阿里思想体系的传承。2015年曾鸣成为“湖畔大学”教务长。

2006年,当时的商界大佬陈天桥正在研究盛大的转型,策略是由游戏转向家庭娱乐业务。4月,广电总局一纸禁令,盛大做电视盒子的计划泡汤。该公司一位叫张勇的高管一年后离开了盛大,加入还未上市的阿里巴巴。

1972年出生的张勇履历简约:毕业后在安达信,后公司被普华永道收购,之后在盛大待了两年,背景一直是财务。上周张勇上任阿里董事局主席,他的故事也被反复报道了,当年是被猎头挖到阿里的,主要任务是帮阿里上市。在阿里创办8年之后到来,他的工号是一万两千多号。

2006年到2007年间加入阿里的人才各就各位,共同为一件大事忙碌着。

2007年11月,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以B2B业务作为主体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融资116亿港元,创造历史。

阿里悄然开启“十八罗汉”与“空降兵”共同组成的全新管理时代。

合伙人制度与新CEO

阿里首次上市后,张勇也开始接触两项新业务:快满5岁的淘宝和新B2C业务淘宝商城。淘宝的任务是盈利,淘宝商城的目的是“消费升级”,同时狙击已经发展起来的京东商城。战场上也开始弥漫移动互联网开战前的硝烟。

在阿里介绍张勇的相关文稿上我们已经看到,“张勇帮助淘宝在09年年底实现盈利。”其中张勇的身份不仅是财务官,也参与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

在阿里犯过严重错误的高管极少有可能再深入高层,从这一点看2011年10月发生的“十月围城”事件恐怕不算什么“错误”抑或失职,而应看作天猫发展过程中的一次危机。那么评价管理者是否称职,则主要看危机处理能力如何,是否帮公司平安度过危机。从“结果论”来看,张勇是成功的。他在事后采访时也多次表达,自己是“十月围城”男一号,马老师是挡刀的。这次危机的根源是,阿里需要天猫来实现营收。

张勇

许多文章已经帮我们对这个70后上海男人有了更多了解,发明了“双十一”,性格内敛沉稳,正式开通微博前还说自己“一直用小号潜伏在围脖”,多年来一直在杭沪两地来回跑。

这些“空降军”来阿里两三年后,阿里新合伙人制度浮出水面。2010年,合伙人制度出台,共有34人成为阿里合伙人。这是阿里合伙人“团体”第一次发生更替。

2013年的电商界,人们围绕关于阿里的一个疑问句兴奋地猜测着。马云要辞去阿里巴巴CEO,继任者会是谁?普遍猜测有四个人选,彭蕾,军师曾鸣,“救火队长”陆兆禧及“没有故事”的张勇。外界传彭蕾和曾鸣呼声很高。

2013年3月11日,是阿里历史的重要日子,13年前加入的陆兆禧掌握了集团除马云外的最高权力。马云对他的评价是,“对新事物的学习能力、对关键问题的决断力、强大的执行力令人印象深刻”。此外,他还借用了林肯在葛底斯堡发表演讲时的一个句式,来表明阿里是一家完全的社会型企业。

还是在福布斯那篇采访中,蔡崇信介绍了阿里合伙人的工作方式。“合伙人制与公司制在架构上存在很大区别。你不能要求或命令对方怎么做,解决问题基本靠讨论,有时还有争论。”他提到,自己当时在努力让陆兆禧在CEO的位置上“感到舒服”。

陆兆禧在这一高位上任职2年,期间完成两次重大并购,收购高德和UC,也发生一次失利,“来往”没做成。外界普遍认为,正是“来往失利”,以及陆兆禧在无线业务上的策略与马云发生分歧,最终造成发生于2015年中的一次重大人事变动。

2015年5年10月,张勇接替陆兆禧成为阿里巴巴集团CEO。之后陆调任为阿里董事局副主席,一年后,阿里宣布陆退休,成为阿里荣誉合伙人,正47岁。

无论如何,在第二次于纽交所上市半年后,阿里集团开启“逍遥子”CEO时代。

阿里众多高管CFO出身,为何张勇走得更远?答案在2011年马云和张勇的一次对话中可见端倪。据张勇对媒体回忆,阿里宣布淘宝业务一分为三后,马云问过他一个问题,业务越来越大,做业务还是财务,你必须选一个。张勇回答,做业务有意思多了,“我就不回财务了。”

沉稳实干、财务背景的张勇出任CEO,销售出身的陆兆禧退休,外界评论此举标志阿里集团已至“守成”阶段,稳定发展、不出错最重要。

等到阿里于2015年再添四位合伙人的时候,集团已走至业务十分广泛的阶段。“并购来的人才”俞永福(来自UC)和赵颖(来自雅虎中国),在毕马威工作13年、专管平台风险的郑俊芳,在阿里体系中历经13年成长,分管农村淘宝的孙利军四位正式成为新的阿里合伙人。

权力交接之际,不少当年的元老也迎来人生新故事。

彭蕾2016年卸任蚂蚁金服CEO,由2007年进入阿里的井贤栋接棒。对此彭蕾发表文章说“我没离开,只是换种方式陪伴大家。”2016年福布斯发布“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100名女性”,彭蕾位列第35位。

2016年,陆兆禧、姜鹏荣退,成为荣誉合伙人,不再行使合伙人权利。

蔡崇信也慢慢开始做更多自己感兴趣的,和体育有关的事。2017年12月1日,阿里脱贫基金会成立,预备未来5年投100亿,就任基金会副主席的蔡崇信领了三个项目:青少年体育教育、职业教育与教育脱贫。他称这不是领KPI,是“拿着我喜爱的项目”。他还曾亮相阿里与NCAA的合作,现场打篮球5分钟进5球,他个人在2018年4月还收购了NBA篮网队49%的股权。一个完全的“体育迷”。

这位2号人物有没有想过某一天掌握更高权力?蔡崇信在采访中作出回答:“在我擅长的世界里,我感到非常自信、非常自如。我没有想过大包大揽,我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

2017年2月,阿里集团宣布新增四位合伙人,其中两位有技术背景的胡喜和吴泽明均为80后,加入阿里超过10年。阿里开启合伙人的“80后”时代。

阿里合伙人制度在实践着马云想要的“传承”。这或许也是他一直提到的“虚实结合”。

1999年,马云撒下合伙人种子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早就“悔创阿里”的马老师宣布了阿里巴巴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一条人事任命,自己将从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由CEO张勇接任。此举意味马云放出了最后的权力。他几年前单膝下跪的视频被大量传看,众人震惊的同时也开始回味马云曾说过的那些话,说这几年对慈善、环保、教育的兴趣越来越大,说自己还想回去当老师,说下辈子再也不做电子商务了。

无疑马云已背负太多。单膝下跪,像想要卸下重担。

新的托付交到张勇手中,他对此有何感想?几年前张勇上任CEO时曾对媒体说过这么一段话。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做阿里巴巴集团的CEO,从来没有想过。到今天更多的是一个责任,和一个历史的机遇。怎么样跑好这一棒,能够不辜负于大家的信任,马老师的信任。”

这个“从来没想到”,张勇说了两次。

这种没想到,和十几年前蔡崇信的没想到形成呼应,也解释了蔡当年放弃高薪,加入阿里的最终原因。

“有天我问你(马云)能不能给我一份即将成为原始股东的名单?随后我收到一份传真,上面还有很多人,我真的感到很惊讶。基本上在马云公寓工作的所有人,从第一天起就成了创始人。马云将很大一部分股权让给了创业团队。从第一天开始他的心怀就是开放的,与人分享的。我真心佩服他。”

“这家伙有能力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是个有影响力的领导者。马云真的有能力做成一番事业,那就是最终说服我的原因。”

现在的马云看起来正逐渐将自己从阿里剥出,但这是件复杂难办的事,毕竟“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