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两性健康 > 正文

卢德福德桥战役:兰开斯特王权的回光返照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3 09:24

原标题:卢德福德桥战役:兰开斯特王权的回光返照

1459年的英格兰,玫瑰战争的爆发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占据王室生态位的兰开斯特家族与最大的在野反对势力约克家族,正逐步发动自己在各地的势力进行动员。

尤其是在圣阿尔班斯镇的火拼和布洛尔荒原的野战后,双方看似就要爆发一场可怕的全面内战。约克家族从本郡出发的援军,打破了几路兰卡斯特勤王军的堵截,顺利的赶到了靠近威尔士边界的卢德罗镇。他们在那里与从爱尔兰领地返回的约克公爵一家会合,并得到了一小支沃里克伯爵从加莱派出的援军。

在圣阿尔班斯镇的火拼后 双方实际上已经没有了和谈的可能然而,约克公爵和索尔兹伯里的军队加起来依然数量不多,沃里克的增援部队也仅仅600人而已。想要依靠这么一支不足万人的军队去挑战王室,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各家族领地分布的犬牙交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大规模援军的集结。

10月12日,当约克公爵准备尽快率军挺进伦敦时,大量兰开斯特军队陆续赶到,犹如一堵巨墙挡在他面前。这次,他们不仅仅在人数在上占据优势,还有国王亨利六世和王后玛格丽特一同压阵。全军的指挥官是刚刚被册封白金汉公爵的斯塔夫德,全军的士气极高。不少人也想为自己在圣阿尔班斯阵亡的亲友复仇。

靠近威尔士边界的卢德罗镇 当年的地形原貌在今天依然清晰可见约克公爵对此一筹莫展,只能带着军队在卢德罗边上的梯姆河岸建立防御阵地。除了挖掘壕沟之外,约克人还效仿几十年前波西米亚胡斯军,用辎重车为自己建立了一座较大的车堡。士兵们在车堡上布置了火炮等远程武器。整个约克军的阵地,都由梯姆河保护,河上仅有一座名叫卢德福德桥的石桥可以通过。如果兰开斯特军队贸然进攻,那么必将损失惨重。

但是约克军队的士兵,却士气异常低落。除了发现对手的数量远远高于自己估计,还因为他们通过对方阵营内里飘扬的旗帜,发现国王已经御驾亲征。亨利六世出几次出来巡视他的军队,让自己的士兵和对手都目睹了国王的风采。

约克公爵每次在遇到危险时都会选择求饶认怂约克阵营的大部分骑士与士兵,长期以来被告知他们作战的目的是打败亨利国王身边的奸臣派系。现在他们突然意识到,与自己为敌的其实就是国王本人。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反对自己合法的国王,是很难被接受的事情。按照典型的中世纪社会权力结构思维,国王虽然可以认错,却不可能被轻易废黜。尽管亨利六世已经是一个神志不清的虚君,却始终带有天然的神圣身份。地方贵族纵然有一万个不满,也不可能轻易对权力的核心下手。

约克公爵知道自己很难获得军事胜利,又开始忙于为自己辩护。他写信给亨利六世,表示自己仅仅是出于对国王的忠诚而站出来反对奸臣。然而这封信就和他在圣阿尔班斯战役前的诉求一样,石沉大海。亨利六世根本不会从萨默塞特和王后那里知道信件的存在,否则以他心慈手软的作风,约克公爵可能又要被从轻处理。

约克军队虽然建立了稳固的阵地 却士气非常低落眼看谈判无望的约克人,最终因为自己内部的人心涣散而不战自溃。12日晚上,沃里克派来的加莱增援部队,在指挥官安德鲁.特洛普的带领下,叛逃到了兰开斯特军队一边。

安德鲁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职业老兵,长期在加莱服役让他与本土的两大家族很少有什么牵扯。因而在忠诚度方面,显然不如大部分本土的军官。但他这类人也是各方势力都很喜欢任用的职业打手。他这类人的广泛出现,正是玫瑰战争可以打起来的重要因素。也是他这类人的存在,让玫瑰战争的硝烟不可能由贵族谈判而轻易消除。

职业化军人阶层的崛起 让贵族间的对抗又增加了变数约克公爵知道自己的军队已经没有心思与亨利国王作战。当晚,他就急匆匆的带着最喜爱的小儿子埃德蒙德出逃威尔士,从那里坐船逃回了在爱尔兰的领地。

由于需要轻装简行,其他家庭成员就不得不自谋出路。公爵的大儿子爱德华才第一次上战场,就不得不和内维尔、索尔兹伯里等支持自己家族的地方派一起向西逃窜。他们也幸运的找到了船只,饶过了大半个英格兰,逃亡到加莱躲避。来不及逃跑的人包括约克公爵的夫人,以及公爵的另两个儿子乔治和理查德。

约克军队在第二天早上就向国王一方投降,并取得了国王的赦免,卢德福德桥战役在开打前就草草收场。虽然国王和他的支持者都身居高位,却也不可能对来自各地的小贵族们任意杀伐。这同样是中世纪欧洲的权力结构所决定的。

卢德罗镇的对峙 并没有将后来的战争消灭在萌芽状态进入卢德罗镇的兰开斯特军队,在市场的十字路口找到了公爵夫人和她的两个儿子。这三位重要俘虏被交给了指挥官白金汉公爵的夫人照料,暂时过去了软禁生活。兰开斯特的军队却因为不战而胜而欣喜不已,他们在当天喝的伶仃大醉,最后竟然趁着酒性,抢劫了城镇。这一事件对于兰开斯特阵营的声望,起到了非常不利的影响。这就为他们后来的走向失败,又埋下了定时炸弹。在以后的战争中,很多国内的城镇都不愿意接纳这个家族势力的人马,给国王的军队造成了很多麻烦。

卢德罗镇的不战而胜 也是亨利六世与兰卡斯特家族最后一次不战屈人之兵当然,在兰卡斯特家族的人看来,没有打起来的卢德福德桥之战,似乎已经预示着自己一方的全面胜利。如果在这时候尝试谈判,或许可以将后来的战争消灭在萌芽状态。但心狠手辣的王后却不准备给约克家族以东山再起的机会。在议会中支持约克公爵和沃里克伯爵的人,遭到了清算。不少人被剥夺了自己的封地。

接着,兰开斯特军队计划继续发动对约克家族海外基地的军事行动。不过无论是对爱尔兰的进攻,还是对加莱的远征,都不像在国内打内战那么简单。王后继续让兰开斯特家族以考文垂为基地发号施令,没有及时带着国王本人南下去伦敦安抚人心。这也在无形中犯下大错。

第二年,约克家族的海外势力就将从南北两个方向,再次发动强势的反击......(未完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